中国新歌声青阳

[文化] 刘屹:道教仙人“子明”论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3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屹:道教仙人“子明”论考 (2012-10-28 11:47:33)[url=]转载[/url]

标签: 杂谈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1ab48901018auq.html

作者:刘屹,男,1972年生于北京。1990-2000年,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先后获得历史教育学士、隋唐史硕士和中国古代史博士学位,师从宁可、郝春文教授, 2000年起至今在历史系留校任教,现为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一、引 言

  
敦煌道经《太上洞玄灵宝升玄内教经》和《太玄真一本际经》中都有道教仙人“子明”出场。1946年,蒙文通先生根据明人曹学佺《蜀中广记》的记载,指出《云笈七签》引《升玄经》中的“仙人窦子明”启问三一之意,即重玄学义理,而窦子明为四川江油人,入圌山学道,故名窦圌山(1)。
  
1979年,康德谟(Max Kaltemark)先生认为:窦子明亦作“豆子明”,按《本际经》卷十的说法,他是太极真人徐来勒的弟子,前世是个富家小姐,因虔诚守戒而得转生男身;又因恪守徐来勒给他的三千三百“大戒”和千二百“威仪”,最终成为“西方素德天君”(2)。
  
1994年,姜伯勤先生指出:窦子明代表西南地区的道教;《本际经》中窦子明的反复出现,说明巴蜀道教在隋唐统一的道教中有不可忽视的地位;而有关窦子明致力于重玄之学讨论的传说,表明巴蜀道教界对重玄义门良有贡献(3)。1995年,万毅学兄认为:《升玄经》中出现蜀地仙人窦子明,说明蜀地正一道家曾经影响到《升玄经》的撰成(4)。
  
1999年,山田俊氏指出:窦子明不见于“古灵宝经”;在《升玄经》中,他是向太上道君、张道陵请教道法的神仙,《本际经》卷四还保留了这样的师徒关系;但《本际经》卷十却把他作为徐来勒的弟子,并有了“素德天君”的封号(5)。这无疑是个有意思的变迁过程。
  
2005年,我又提出:《升玄经》中的仙人窦子明,应该就是汉晋时代仙传中的仙人陵阳子明;他起初是东部地区仙道传统的代表人物,后来才被传说为在西部蜀地修道得仙(6) 。限于篇幅,当时未作深论。
  
在前贤研究基础上,本文试图探讨以下几个问题:第一、窦子明是否就是陵阳子明?第二,窦子明和陵阳子明有何异同?第三,窦子明从何时开始被认为是四川地区道教人物?第四,做这样一个虚幻的仙人形象变迁的个案研究,对我们认识中古道教史有何帮助?

二、汉晋仙道传统中的陵阳子明
  
陵阳子明最晚到西汉时代就已经是一位著名的仙道人物(7) 。战国末屈原《楚辞·九章·哀郢》中有“当陵阳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句,东汉王逸《楚辞章句》云:“意欲腾驰,道安极也。陵,一作凌。”尽管有宋人洪兴祖《补注》云:“(陵阳),前汉丹阳郡,有陵阳仙人。陵阳,子明所居也。”(8) 但此处的“陵阳”似乎还只是地名而非人名,将其释作仙人陵阳子明,恐怕是加入了后人的观念。
  
最早可以确认是指仙人陵阳子明的材料,大约是《史记》所载司马相如(前179-118)为汉武帝所作《大人赋》中所说的:“使五帝先导兮,反太一而后陵阳。”裴骃《集解》引《汉书音义》云:仙人陵阳子明也。《汉书》此句作:“使五帝先导兮,反大壹而从陵阳。”颜师古注曰:“令太一反其所居,而使陵阳侍从于己。”(9) 五帝在汉武帝时本是太一之下的神格,《大人赋》之意即当“大人”出游时,能够令使原属太一之下的五帝,脱离太一,转为“大人”先导,而使太一神孤零零地返回自己的居所;并使仙人陵阳作为“大人”的扈从。

传为西汉末刘向所辑的《列仙传》有《陵阳子明传》(10),是现存最早关于这位仙人的传记。其文云:

陵阳子明者,铚乡人也。好钓鱼于旋溪。钓得白龙,子明惧,解钩拜而放之。后得白鱼,腹中有书,教子明服食之法。子明遂上黄山,采五石脂,沸水而服之。三年,龙来迎去,止陵阳山上百余年,山去地千余丈。大呼〔山〕下人,令上山半,告言溪中。子安当来,问子明钓车在否。后二十余年,子安死,人取葬石山下。有黄鹤来,栖其冢边树上,鸣呼子安云:

陵阳垂钓,白龙衔钩。终获瑞鱼,灵述是修。五石溉水,腾山乘虬。子安果没,鸣鹤何求(11)!

从《列仙传》记载可知,“陵阳”是地名而非姓号,子明才是其名。铚乡,在今安徽北部的宿州西南。陵阳县,两汉时期皆属丹阳郡,在今黄山西北、九华山西麓。县中有山,因县而名陵阳山,一般认为具体位置在今安徽石台县北,也有说汉时陵阳山即今九华山。可见,子明虽是皖北铚乡人,但其垂钓之地的旋溪,以及成仙之地陵阳山,却都是在皖南的陵阳县附近。

郦道元《水经注·沔水》云:
  
又东径安吴县,号曰安吴溪。又东,旋溪水注之。水出陵阳山下,径陵阳县西,为旋溪水。昔铚县人陵阳子明钓得白龙处。后三年,龙迎子明上陵阳山。山去地千余丈。后百余年,呼山下人,令上山半,与语溪中。子安问子明钓车所在。后二十年,子安死,葬山下。有黄鹤栖其冢树,鸣常呼子安,故县名取焉。晋咸康四年(338),改曰广阳县(12)。
  
据《晋书·地理志·扬州·宣城郡》载:“陵阳,淮水出东北入江。仙人陵阳子明所居。”(13) 又据《宋书·州郡·扬州·宣城郡》载:“广阳令,汉旧县曰陵阳,子明得仙于此县山,故以为名。晋成帝杜皇后讳‘陵’,咸康四年更名。”(14) 两汉时的陵阳县,到东晋咸康四年,因避杜皇后的讳而改为广阳县,而安吴县则位于陵阳(广阳)的东北。可见,陵阳子明的垂钓、修行和得仙之处,都在今安徽南部的九华山、黄山一带。相对于西部巴蜀地区而言,可以将其视作东部地区仙道传统的代表人物之一。

《列仙传》所载陵阳子明是通过修行鱼腹中书所教的“服食”之法,具体说即服食“五石脂”而得仙,这也是东汉以前较为普遍的仙道修行方式。前述《楚辞》原文未必提及陵阳子明,但王逸的《楚辞章句》则引用了一种名为《陵阳子明经》的仙道方书。说明在王逸的时代(公元二世纪),陵阳子明不仅是著名的神仙,还已经有假托其名的仙道经书传世。

《陵阳子明经》现在只有很少佚文传世,主要见于《楚辞·远游》王逸《章句》所引:   
《陵阳子明经》言:春食朝霞。朝霞者,日始欲出赤黄气也。秋食沦阴。沦阴者,日没以后赤黄气也。冬饮沆瀣。沆瀣者,北方夜半气也。夏食正阳。正阳者,南方日中气也。并天地玄黄之气,是为六气也(15)。

及《文选·甘泉赋》李善注引张揖曰:
 
《陵阳子明经》曰:倒景,气去地四千里,其景皆倒在下(16)。
根据这些佚文可知,东汉时流传的《陵阳子明经》,本是讲仙道服食(含服气和服五石脂)法术之书 (17)。

陵阳子明是汉代人传说中因服食而得仙的仙人,这种说法在魏晋到南北朝前期的仙道传统中仍有存留。如西晋傅玄(217-278)《云中白子高行》中云:“陵阳子,来明意,欲作天与仙人游。”(18) 这里的“陵阳子”就是陵阳子明,是能够飞天的仙人。挚虞《思游赋》有云:“召陵阳于游溪兮,旌王子于柏人。”(19) 用到“陵阳”与“游溪”典故,必是指陵阳子明无疑。郭璞(276-324,字景纯)《游仙诗》中有“陵阳挹丹溜,容成挥玉杯”句 (20)。因容成氏是见于《列仙传》的另一著名神仙,故此处的“陵阳”也应该是指陵阳子明。
  
在两晋之际葛洪(283-343)所著《抱朴子内篇》中,也提及陵阳子明,但却将其作为求仙炼丹的必备原料——水银的代称。如《抱朴子内篇·黄白》称:“凡方书所名药物,又或与常药物同而实非者,如河上姹女,非妇人也;陵阳子明,非男子也。”(21)此“陵阳子明”又是“方书所名药物”。当时似乎已经不止一个号为“陵阳”的仙人。如《抱朴子内篇·仙药》云:“陵阳子仲服远志二十年,有子三十七人,开书所视不忘,坐在立亡。”(22)此“陵阳子仲”看来并非陵阳子明。不过,“陵阳子仲”流传并不广,一般所称“陵阳子”应该还是指陵阳子明。如葛洪还有一部失传的一卷本《四家要诀》,据说是集刘向、陵阳子、抱朴子、狐刚子所记炼丹事(23)。则魏晋以降人们认为陵阳子明的求仙手段,已经从单纯的服食而兼有了炼丹的内容。
  
大约成书于魏晋时代的《老子中经》里(24),陵阳子明又被作为道士存思人身中之神的神名出现。如《云笈七签》卷一八《三洞经教部》引《老子中经》的“第五神仙”中说:
  
在紫房宫中,华盖之下,元贵乡平乐里,姓陵阳,字子明。身黄色,长九分,衣五色珠衣,冠九德之冠、思之,长三寸,正在紫房宫中,华盖之下(25)。
同书“第十二神仙”中云:
  
道之子,人亦有之。在太仓胃管中,父曰陵阳,字子明,母曰太阴,字玄光玉女(26)。
这里的“陵阳子明”已经脱离其原有的含义,只是道教神名符号而已。
  
到南朝齐梁时代,陵阳子明还经常出现在时人的文学作品之中(27)。而在道教内部,直到六世纪前叶的陶弘景(456-536)时代,陵阳子明依然在南方道教神殿中占有一席之地。如陶弘景在公元499年完成的《真诰》卷十六《阐幽微》第二载:辛玄子欲“侣陵阳于步玄” (28)。而陶弘景约在公元500年左右编纂的《洞玄灵宝真灵位业图》第三左位,就列有“东阳眞人陵阳子明”,同时也把辛玄子收入仙列(29)。这说明直到南朝道教大师陶弘景的时代,仍然只有传统的神仙陵阳子明,还几乎看不到有“窦子明”的用例。

三、窦子明的出现
  
在陶弘景之后不久,梁、陈间顾野王(519-581)撰《舆地志》云:
  
陵阳令窦子明于溪侧钓鱼,一日钓得白龙,子明怜而放之。后数年,又钓得一白鱼,割其腹中,乃有书,教子明烧炼食饵之术。三年后,白龙来迎子明,遂得上升。其溪环绕山足,今有仙坛,醮祭不绝 (30)。

这大约是最早出现“窦子明”的史料。看来所谓“窦子明”,不过是南朝人将汉代仙人陵阳子明的传说进一步增衍和转化的结果——铚乡人“子明”从此变为陵阳县令窦子明。但为何让子明姓窦,我现在还不明所以。值得注意的还有鱼腹中书,《列仙传》只言“服食之法”,而《与地志》却云“烧炼食饵之术”,则汉代只讲服食之法的陵阳子明,已经正式变为兼顾烧炼丹药的窦子明了。
  
正是基于南朝末年人们对陵阳子明传说的新改造,窦子明作为一个新的道教仙人,开始出现在南北朝末至唐初的道书中。已有的研究指出:在东晋末、刘宋初年(五世纪初)形成的所谓“古灵宝经”中,并没有出现窦子明。在古灵宝经中,元始天尊、太上大道君和太上老君传授经教的主要对象,是太极真人徐来勒和葛仙公葛玄。但在南北朝末年成书的《升玄内教经》中,窦子明作为新经法的主要接受者之一而正式登场了。
  
577年后不久编成的《无上秘要》,是现存最早征引到《升玄经》的文献,其中已明确有了窦子明。如卷三十四《师资品》云:“太上告子明曰:学道之人闻法,如饥欲食。”(31) 卷四十三《修道冠服品》云:“有一仙人窦子明,着黄褐,戴玄巾,即前作礼行赞,绕太上七匝。”(32)《无上秘要》的这两条引文,都注出《升玄经》,说明有关窦子明的内容,在《升玄经》成书后较早的版本中就已经有了。
  
值得注意的是,《无上秘要》卷八十四《得太极道人品》同时还载有“东极真人陵阳子明”的名号(33),说明北朝道教在接受新出现的“窦子明”的同时,也还保留了传统的陵阳子明的神格。而“东极真人”亦见于南北朝末、唐初的另一部重要道典——《太上妙法本相经》(34)。天津艺术博物馆藏敦煌本《太上妙法本相经》卷九即《东极真人问事品第九》(津艺289),可惜现存《本相经》的文字,没有说明此东极真人就是陵阳子明。由于《本相经》也是在北朝末年作成并流行,故《无上秘要》中的“东极真人”,应该就是《本相经》中“东极真人”的根据,尽管二者并不一定都指陵阳子明。看来在当时,“窦子明”与“陵阳子明”这两个名异而实同的神仙,还处于并存的状态中。
  
这一事实或许可以引发一个并非无关紧要的联想:假如“窦子明”真的可以看作是南朝末年人对汉晋仙道传统发展和改造的产物,或可认为他具有某些当时南方道教专属的特征。因此,用“窦子明”而不用“陵阳子明”的《升玄经》,也许真的就是南朝末年道教的作品,作成之后传到北朝,很快就被《无上秘要》所征引。而保留“东极真人”却未见“窦子明”的《本相经》,则很可能是出自北方道教之手。
  
《升玄经》残存的文字中并没有交待窦子明的来历,他似乎与正一真人三天法师张道陵有师徒关系,但张道陵谦虚地表示自己在某些方面的道行还不足以教导窦子明等仙真,所以要他们直接向太上道君请益道法。《升玄经》主要是通过太上道君和张道陵之间的问答来表述“升玄内教”之义,也有张道陵与窦子明之间的教义问答。而窦子明等仙真的问道,其实也是为了衬托张道陵的重要性。因此,窦子明在《升玄经》中实际上只是个配角。
  
尤値注意的是,P.2343《升玄经》卷五写本的末尾写道:“烧符咒曰,叩齿随方数。子明传思远同。”下段又云“又敕符咒曰:随方叩齿。子明传思远同,法兰异。”这两段关于符咒的话,我怀疑未必是《升玄经》的原文。但既然写在《升玄经》的卷尾,则此处的“子明”还是应该指卷中的窦子明。而“思远”即郑思远,是葛玄的弟子,葛洪的老师;“法兰”即传为三国时支谦曾从而受学的竺法兰道人,也被认为是葛玄弟子之一(35)。亦即说这套符咒是由窦子明传给郑思远和竺法兰的。但在晋宋时代的“古灵宝经”中,我们不止一次见到是葛玄将灵宝经教传给郑思远和竺法兰的记载(36)。很可能,《升玄经》推出窦子明,就是要刻意取代“古灵宝经”中葛仙公的地位和作用。说明南朝后期的道教经教传统,较之晋宋时代古灵宝经传统,已经有所变异。
  
如果说南北朝末的《升玄内教经》还只预示了南北道教即将融和的大趋势,那么,隋和初唐陆续完成的十卷本《太玄真一本际经》,则体现了将各道派、各传统都会聚在一起的努力。所以,《升玄经》没有提及的太上老君、尹喜和葛仙公等重要神真,《本际经》就将其全部囊括进来。由于《本际经》是陆续作成的,故不似《升玄经》那样在内容上前后照应和统一,其十卷本中只有两卷出现窦子明,其形象还很不一致。如卷四的窦子明保留了《升玄经》中与太上道君、张道陵之间的师徒关系。但卷十出现的“窦子明”则不再是《升玄经》中与太上和道陵论道的仙真,而是“西方素德天君”在无数劫中轮回转世中的一次化身。其前世曾为富家女子,虔?a href=mailto:通道守戒,功德圆满,进阶仙品,转生男身,即窦子明。又得太极真人的教导而得以成仙,最终获得素德天君之仙号。如此,窦子明的师父就是太极真人,而非张道陵。
  
总之,南北朝末年道书中出现的窦子明,是基于六世纪中叶以后南朝人对陵阳子明传说的新改造。也许由于《升玄经》欲图超越传统的上清、灵宝、三皇的三洞经教,故而其作者将原本在古灵宝经中占有独特地位的葛仙公弃而不用,转而用一个比葛玄的历史还悠久的神仙来担当葛玄的角色。又由于《升玄经》、《本际经》和《本相经》等这些来源各不相同的道典,在六至九世纪一直共存流传,故窦子明和陵阳子明也在很长时期里一直是各行其是,没有统一为一个神仙。

>通道守戒,功德圆满,进阶仙品,转生男身,即窦子明。又得太极真人的教导而得以成仙,最终获得素德天君之仙号。如此,窦子明的师父就是太极真人,而非张道陵。
  
总之,南北朝末年道书中出现的窦子明,是基于六世纪中叶以后南朝人对陵阳子明传说的新改造。也许由于《升玄经》欲图超越传统的上清、灵宝、三皇的三洞经教,故而其作者将原本在古灵宝经中占有独特地位的葛仙公弃而不用,转而用一个比葛玄的历史还悠久的神仙来担当葛玄的角色。又由于《升玄经》、《本际经》和《本相经》等这些来源各不相同的道典,在六至九世纪一直共存流传,故窦子明和陵阳子明也在很长时期里一直是各行其是,没有统一为一个神仙。

四、子明的入蜀
  
隋唐时期,陵阳子明和窦子明作为道教“东极真人”或“素德天君”的用法并不普遍,他(们)一直是作为仙道传统的神仙代表而知名。如《隋书·经籍志》著录“《陵阳子说黄金秘法》一卷”(37)。《旧唐书·经籍志》则著录“《陵阳子秘诀》,明月公撰。”(38)敦煌S.6030写本,内容为通灵役鬼秘术,且皆假托“陵阳曰”。被王卡先生拟名为《陵阳子说黄金秘法》(39)。看来,唐代“陵阳子明”和“窦子明”的用法仍不统一,但人们还是不忘将一些仙道秘炼之术归于“陵阳子”的名下。显然,这时的“陵阳子”已经就是窦子明了。
  
如李白(701-762)《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诗云:

敬亭一回首,目尽天南端。仙者五六人,常闻此游盘。溪流琴高水,石耸麻姑坛。白龙降陵阳,黄鹤呼子安。羽化骑日月,云行翼鸯鸾。下视宇宙间,四溟皆波澜。汰绝目下事,从之复何难!百岁落半途,前期浩漫漫。强食不成味,清晨起长叹。愿随子明去,炼火烧金丹(40)。

诗中提到“白龙”、“陵阳”、“黄鹤”、“子安”、“子明”等,显然都是来自陵阳子明的典故。而此诗是赠与“窦主簿”的,李白在此巧妙地将诗中歌咏的仙人“子明”与这位“窦主簿”联系起来,正是因为时人已经接受了陵阳子明原本姓窦的观念。値得注意的是,敬亭山在当时的宣州,即今安徽宣城,已非汉晋时代的陵阳县陵阳山。陵阳(窦)子明的仙化之处从何时起,以及怎样与宣城的敬亭山发生关联,目前还不清楚。
  
李吉甫(758-814)《元和郡县图志·宣州·泾县》载:
陵阳山,在县西南一百三十里。陵阳子明得仙处(41)。
  
同书《池州·石埭》又载:
陵阳山,在县北三十里。窦子明于此得仙(42)。

此书虽然分别记录了陵阳子明和窦子明,又把陵阳山分记在两地,但实际上,泾县西南一百三十里和石埭县北三十里,方位基本是吻合的。即便不能肯定地说这两个陵阳山实际上是一座山,也应该相去不远,可以认为是以不同的县城为坐标中心导致的不同说法。李吉甫把汉晋传统中陵阳子明得仙的陵阳山——即唐代池州石埭的陵阳山,当作窦子明的得仙处,而事实上两座陵阳山很可能就是同一座山,也说明两个子明实际上已经等同起来。
  
活动于贞元、元和间(785-820)的朱湾有诗题为《同达奚宰游窦子明仙坛》(43),也说明时人认为子明仙人姓窦。咸通年间(860-873)池州刺史霍总的《郡楼望九华歌》中说到:“子明龙驾腾九垓,陵阳相对空崔嵬。”(44)意思仍是说子明在陵阳山驾龙飞升。因传统的陵阳子明得仙处在唐代的池州辖地,故霍总在此所指应该是石埭的陵阳山。看来在八、九世纪,两个“子明”本为同一人已经广为人们所接受,但对于子明得仙之处,有人坚持汉晋旧说,认为是在陵阳山,有人则提出敬亭山的新说。

但无论怎样,到此时为止,我们所看到的材料都是关于子明仙人如何在今安徽南部的两个不同地点得仙,却还没有一条材料涉及他如何进入蜀地。直到十世纪初的杜光庭(850-933)《录异记》卷六中才说到:
  
绵州昌明县豆圌山,真人豆子明修道之所也(45)。昌明县即彰明县,后世又有唐代彰明主簿窦圌隐居于此成仙,故得名窦圌山的说法(46)。看来,窦子明在蜀地修道说法的出现,或许不会早于十世纪初。先是有唐代彰明主簿窦圌在此山修道的故事,再因同为窦姓,而与窦子明事迹逐渐相混淆。而其时的“窦子明”,已经脱离了其“陵阳子明”的原型,单独成为一个著名的神仙。窦子明的“入蜀”,是在唐朝灭亡后,全国统一道教崩溃,各地各自兴起道教复兴运动,纷纷背离中古道教的经教传统,而将某些著名神仙“本地化”的结果。至于后世的《蜀中广记》、《江油县志》、《龙门志》等方志所云窦子明在四川的种种仙迹,追其根源,都不会早于五代;这是因为五代开始的道教徒,已经不甚了解“窦子明”在南朝末至五代以前一直就是“陵阳子明”的这一段历史事实所致。

五、结语

至此,可总结如下:
  
第一,《升玄经》和《本际经》中的窦子明,应该就是汉晋仙道传统中的陵阳子明。只不过由于南北道教的分立,各道派的尊奉不同,这两个名异实同的神仙一直处在各行其是的状态,没能统一为一个神仙。
  
第二,汉代的陵阳子明到魏晋时代,其修仙方法已经从单纯的服食服气变为炼丹和服食兼顾,最终成为仙道法术的名家,而《升玄经》和《本际经》中的窦子明,却是靠恪守道戒、探究重玄义理而得以成仙,两者代表了不同的修道方式和取向,也是中古经教道教与传统的仙道修炼最大的不同之处。
  
第三,从汉至唐,从陵阳子明至窦子明,一直都是东部地区仙道传统或江南地区经教道教的代表性神仙,只是到五代时期,窦子明修道之地才开始被移到西部的蜀地。从此被巴蜀道教奉为仙真。而在《升玄经》成书和流行的年代,似乎还不能将窦子明视作巴蜀道教的代表人物。
  
第四,这样一个在历史上未必真实存在过的道教仙人,其名号、形象和活动地域的演变,反映了汉晋隋唐间,道教从重道术向重经教发展演变的一个侧面。而窦子明这一中古经教道教在南北朝末时塑造出来的超越地域性的仙真形象,最终变为巴蜀地方性的神仙,也可看作是隋唐全国统一的经教道教传统逐渐淡化,五代宋以后地方性和世俗化道教渐兴的一种表征。



本帖评分记录威望 收起 理由
青阳香浓 + 6 播报及时!
法为公器    为民公利

地址:青阳县陵阳路县法院大楼公路对面——县法律援助中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研究陵阳子明和窦子明的重要文章。
汉刘向《列仙传》等主流观点,陵阳子明与青阳陵阳密切相关!
法为公器    为民公利

地址:青阳县陵阳路县法院大楼公路对面——县法律援助中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3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仙李白说了:愿随子明去,炼火烧金丹。
可见陵阳子明的影响力!
法为公器    为民公利

地址:青阳县陵阳路县法院大楼公路对面——县法律援助中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5

主题

22

好友

48

花呗

大学三年级

Rank: 60Rank: 60Rank: 60Rank: 60

发表于 2019-2-15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窦子明与蓉城镇青龙山窦家(竇氏)家谱——关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8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事老 发表于 2019-2-15 18:54
窦子明与蓉城镇青龙山窦家(竇氏)家谱——关联

谢谢提示!有家谱是好事,有机会拜读。
法为公器    为民公利

地址:青阳县陵阳路县法院大楼公路对面——县法律援助中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